Tag Archives: TVB

一期一會:鄭俊弘完全被染紅

有時你問我,電視台長期播來播去都係「自己友」歌手,呢件事煩唔煩呢?係煩嘅!但罪不至藝人身上,藝人從來都是被動的,演的角色、唱的歌,都有幕後團隊為其安排。今次一期一會的這位大紅人,是的,他人氣高、曝光率高、粉絲多,夠紅!但都不比他的心更紅! Read More »

演員的四季

前輩常跟新人說:「細路,沒有在冬天拍過落水戲,不算演過戲。」結果去年冬天,有套劇叫《性在有情》,我和幾個女孩在十度冷鋒中拍了一場沙灘戲,這次沒有落水,只在海邊吹水,已經不得了。 Read More »

為何令你令你令你,再度再度灑淚兒…

頒獎禮,識睇,一定睇得獎感言。 在短短的致辭時刻,有人喜極而泣,有人不知所措,有人語無論次,有人順勢發表愛的宣言⋯⋯等等等等。得獎宣言,有勵志激人的,有言簡意深的,亦有很多無厘頭的,冗長沉悶的。 我超愛看這環節,因為夠真。演戲的一哭一笑可以是假的,但上台領獎的那一刻,所有反應都是真情流露。而且,從得獎感言中,可以看出一個人的修為,從中學習。 各色其式的頒獎禮,一直在不斷舉行。一年下來,總會有某些精彩的致辭,令人印象難忘。而剛過去的萬千星輝頒獎典禮,對於最佳男配角得主蔣志光先生的一段得獎感言,我真的,由衷感歎。 在宣布獲獎一刻,蔣老師臉上有喜悅,卻沒有過多的激動。他先與身旁演員逐一握手擁抱,繼而神態自若的上台領獎。致辭甫一開首,他便把榮耀歸給神及祝福在坐的每一位,一派俯仰天地,笑傲蒼生的胸襟。 接著他說:「20年前我在這個台上攞過一個獎,是歌曲獎,20年後攞到非歌曲獎,無獨有偶地,兩個獎都係同唱歌有關,只不過二十年前我係歌手,二十年後係飾演歌手,我係專業演員。」人生如戲,戲如人生。二十年來,他就一直默默耕耘,一直認真專注地做自己的事業。 他繼續說:「講到攞獎,一定要多謝一個人。大家都聽過世有伯樂,然後有千里馬。我嘅伯樂二十年前已經出現,但綁唔住呢隻馬,因為呢隻馬桀驁不馴,熱愛自由,佢鐘意跑,但唔知點解,跑咗二十年都喺將軍澳度跑。但係我遇到一位騎師,輪身型佢當之無愧,佢有一日同我講:『阿蔣,你俾我策騎啦,我可以帶你去終點。』多謝你,王祖藍先生。」 大家都被他帶點自嘲和幽默的比喻逗笑了,然後又感動了。用千里馬與伯樂的比喻感激知遇之恩,字字珠機。最後,他說如果他攞獎會在台上唱歌,他真的唱了!           「曾想像太好  歷太多失意 孤單的滋味 天知我知 最幸福的事要試過無限次 方悟到珍惜的意思 我認真講你知」 言簡意賅,言無不盡⋯⋯這夜,我看到他的胸襟、氣度、修為、智慧,還有他的善良、幽默和謙卑。蔣老師,你知道嗎?一個演員的光榮不在於他拿到什麼獎項,而是他得獎那一刻,所有人都為他而哭。 四個字,實至名歸。 Read More »

我擁有的一天30小時

「媽,明天外景06-18,然後20接廠,你晚上不用等我門了,我收很晏。」臨睡前,我一邊匆忙收拾,一邊跟媽閒聊。 「那你幾點放工?」媽問道。 「通告寫30,如果沒有over的話,你睡醒後我應該剛收工可以跟你去飲早茶。」 「什麼30?30即是幾點?一天不是只有24小時嗎?」媽瞪大雙眼詫異地問。 「在TVB,一日,是有三十小時,甚或更多。」我淡然地回應。 30,即第二天早上六點。由早上六點開工到第朝六點,在TVB,等閒事也。一套劇集,佔戲重的演員,必然地密集式外景接廠景、廠景接外景,不眠不休地拍拍拍。而像我這種初出道的小演員,同樣亦要經歷06-30的洗禮。一來show價比舊人低,二來,每一套劇,實在需要太多太多的同事、家丁、妹仔、待應、妓女、村民、甲乙丙丁茂等等。因此訓練班畢業後,我們大部份同學,便一直過著穿梭於11廠至16廠無日無夜的生活。           起初,我真的很疑惑自己能否應付這極度漫長的工時,後來慢慢學會趁化妝、坐外景車、放飯、等埋位時盡量偷時間睡,隨時隨地能睡,那怕只有半小時或十五分鐘,能睡多一秒便一秒。就像一部快耗盡電量的電話,當電量去到1%快要關機時來個快速叉電,回復20%左右的狀態,雖然長期處於低電量,但起碼不會無電。             還要分秒必爭,放工後用光速飛回家再以摩打手梳洗,一次過襯好未來星期出門的衣服,起床後照頭一穿便可出門。想再省時一點嗎?乾脆不回家,直接在TVB宿營便好了,我們有個藝員休息室,就是冷氣有點大,多帶一件長羽絨便沒問題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歌德說過:「只要我們能善用時間,就永遠不愁時間不夠用。」這裡省一點時間,那裡又偷一點時間,你會發現,原來時間是可以前所未有地盡用;只要再憑著無與倫比的意志力,再加幾分自我催眠,原來,我是可以踩很多個06-30的。 「一日有30小時,好像很划算。」媽似懂非懂地說著。 好像也是啊。 Read More »